邮箱登陆:用户名: 密码:
[图文]绥化打通城乡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
【作者: 佚名】 【来源: 北林发布 【点击数: 7043 【发布时间: 2020/8/11 10:42:29】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宁静的小区内,每栋楼单元门口都有一个醒目的公示牌,显示着楼长、单元长、网格民警和签约家庭医生的信息。这是7月中旬,《法治日报》记者走进明水县傲城国际小区看到的景象,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打通网格化服务“最后一公里”的一项举措。
  计划经济年代,一个人从工作开始就从属于一个“单位”,“单位”承担了大部分社会管理和服务功能。改革开放以后,民营经济的兴起打破了这一从属关系。15年前,“网格化模式”应运而生,以街道社区、乡镇村屯为载体,接过了由“单位”承担的社会管理和服务功能,成为中国特色社会治理的成功模式。
  近年来,绥化市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系列重要论述为指导,立足“小切口”破题,创新“网格化”治理,坚持共建共治共享“三共联动”、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人防物防技防“三防协同”,创新社会治理网格,形成了全面覆盖、一网统筹、精细管理、高效运转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逐步满足群众的多样化需求。
党建引领加强服务
搭建起群众连心桥

  “今天气温30℃,街道社区干部和网格员帮助无物业管理的烟草小区粉刷楼道,这里到处都是小广告,还是喷涂上去的,不好清理。”43岁的赵庆是绥化市兰西县兰亚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每天至少更新3条这样的社区工作服务信息。
  当下,很多老旧小区都面临这样一个困境:居民不愿缴费,物业弃管,恶性循环,导致没有物业公司愿意接手。
  今年以来,兰亚街道组织网格长、楼栋长对老旧小区进行排查,梳理11项668个问题,建立问题台账汇总上报。针对存在的问题与相关部门联系进行分散清理18次;对于问题集中,整治难度大的由政府办牵头,街道与各相关部门统一行动进行清理12次。
  “对于辖区无物业管理的小区,街道办自行成立了物业服务中心。”赵庆说,兰亚街道办的正式编制15人,全部都是党员,搞好社区管理、服务居民,党员服务队要作表率。
  社区是党委和政府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神经末梢。
  明水县明阳街道采取“支部+小区”“支部+楼栋”“支部+网格”等模式,构建社区党支部、网格党小组、物业公司、辖区群众“四位一体”联动机制,促进了党的建设与社会治理深度融合。
  “明水县在基层社会治理工作中,强化党建引领,推动建立网格党支部或党小组,设立党建服务站点,实行阵地亮标识、党员亮身份、岗位亮职责、党建亮绩效‘四亮’工程,使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在党和群众之间建起了连心桥。”明水县委政法委书记张晓伟说。
明确职责组强队伍
让专门人干专门事

  街道社区是个“筐”,什么杂事都往里装。
  绥化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陆营说,凡是有过街道社区工作经验的人都知道,大部分街道社区每天干的都是上级委办局摊派布置下来的工作,“不堪重负之下还怎么能搞好网格管理”?
  为改变这一现状,绥化建立以市级为统领、县级为中枢、乡级为主体、村级为结点的四级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市县两级网格服务中心主任由政法委书记担任,乡村两级由党组织书记担任,配齐全市166个乡镇(街道)政法委员,明确战线部门具体分管领导,实现基层网格化治理有机构、有职责、有场所、有经费。
  今年6月,绥化市政府给全市街道办事处社区下发通知,凡是给街道社区增加工作负担的事项必须由民政部门审核,政法委审批。
  陆营告诉记者,全国很多地市区都有相应的网格化管理制度,但大多数网格员都是兼职的,很难全心全意干好网格工作。绥化实现了每一张网格有专职网格长和网格员,并配齐兼职网格员,推动网格工作由虚向实转变。
  据了解,绥化市将“五老”人员、“90”年代大中专毕业生、退伍军人、村民(居民)小组长等社会力量纳入优先选拔范围,解决了专职网格员短缺问题。
  庆安县由社区推荐,组织部、政法委考核,选聘了1063名专职网格员,在全省率先将网格员薪酬全额纳入财政预算。
  截至目前,绥化全市共配备网格长5593人,专职网格员3948人,兼职网格员9899人。
  绥化对全市现有辖区内网格进行集中规范整合,城市社区以居民小组、居民小区为基本单元,将每300至500户或1000人左右居民区域划分为一个网格;农村以自然屯为基本单元,每屯划分一个网格;将城镇内行政中心、各类园区、商圈市场、大型物业小区及学校、医院、企事业单位等划定为专属网格。
纵向到底横向到边
网格经受疫情考验

  春雨社区位于绥化市北林区紫来街道东南角,0.49平方公里的辖区内有小区楼盘4个、楼宇34栋、居民1866户,具有“外来人口多、老年人口多、拆迁住户遗留多”的特点,疫情防控任务异常艰巨。
  “这次疫情来的凶,但我们的社区干部关键时候顶得上,危急时刻靠得住,让广大居民感到安心。”宋秀华说,全社区有12名工作人员投身防疫一线,配合入驻单位、物业公司落实体温测量、信息登记,他们走街串巷开展法律政策宣传,在楼盘小区、公共场所悬挂20多条横幅,张贴标语50余幅,发放告知书500余份;他们将心比心、民呼我应,主动服务居家隔离群众,实时了解其身体状况和所急所需,让隔离人员感受到关怀温暖。
  据了解,疫情防控以来,绥化市城乡社区网格员积极参与小区封闭管理、涉疫人员排查、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居民生活等工作,累计排查462.2万人,排查重点地区和境外返绥人员12329人,管理居家隔离人员4158人,为消除传染源、切断传染链作出了积极贡献。
  “以前是各委办局给基层街道社区布置工作,现在是社区网格员给委办局分派工作。”陆营说,针对基层事务“散、杂、细、多”的实际,绥化市建立了网格事项发现上报、指挥派遣、处置反馈、任务核查、考核评价、结案存档的闭合运行流程,构建起横到边、纵到底、全覆盖的网格体系,将网格服务阵地延伸到群众家门口,打通了城乡社会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智慧助力数据支撑
搭建社会治理云平台

  黑龙江是劳务输出大省,每年都有大量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农村“空巢化” “老龄化”现象普遍。
  兰西县红星乡制定了《网络平台反映问题流程图》和《红星乡村民共建群公约》等机制,这一做法被评为全国创新社会治理100个典型案例之一。
  2018年开始,红星乡通过建立乡村两级干部与村民共建的微信群网络平台,使干部与群众能够“全天候、零距离”进行沟通联系,有效解决了“干部线下找不到群众、群众线上找不到干部”的现实窘境,推动了“共建共治共享”在乡村治理层面的落地,真正做到了“小事不下线、大事有承接”。
  红星村党支部书记吴会军说:“现在红星村村民议事会都在微信上开,围绕本村大事小情一起商量,以往出门在外打工找不到的人,现在拿着手机都能参加会议,都能说出自己的想法。”
  近年来,绥化市持续创新“互联网+社会治理”“网格+网络”服务管理模式,研发应用“社会治理云平台”,健全完善智慧党建、人口管理、特殊人群、实有房屋、重点场所、社情民意等15个功能模块,实现了对基础数据资源综合集成、关联比对、共享应用。
  “‘社会治理云平台’将网格化管理模式延伸到社会治理、基层党建、城市管理等各个领域,搭建起全市统一的网格化管理信息平台。”平台研发和运营负责人荆亚忠介绍说,北林区春雨社区运用“社会治理云平台”迅速完成人口信息采集、疫情入户排查、特殊群体服务等服务管理事项,实现一个平台受理反馈、一个窗口服务群众、一个流程处置到底,最终实现“人在网中走、事在格中办”。
  陆营说,“大数据+网格化”使人防物防技防建设水平实现了一次新的跃升。下一步,绥化市将推进组织、民政、公安、司法、环保、信访、市场监管、行政执法等涉及基层社会治理的部门职能和资源有效整合到社区网格,将“单兵作战”转向“融合作战”,真正实现“下去一把抓,上来再分家”,切实提升基层治理效能。
找准“小切口”做好“大文章”  
  一个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水平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基层。“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夯实基层社会治理这个根基有很多工作要做,涉及方方面面,千头万绪。因此,寻找突破口,抓好切入点,十分重要。各地在这方面都有不少取得积极成效的实践,绥化找准“小切口”破题创新“网格化”治理,就是其中之一。
  找准“小切口”就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盯紧群众的“小事情”,解决民生“小问题”。比如,为了解决老旧小区物业管理问题,绥化有关部门通过排查,梳理出11项668个问题,并针对存在问题进行分散清理18次。瞄准了群众最有感想的“日常琐事”,基层社会治理就有了明确的着力点。找准“小切口”也要实现“全覆盖”,绥化建立以市级为统领、县级为中枢、乡级为主体、村级为结点的四级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实现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网格化”治理,最大限度地覆盖到每个家庭、每名群众、每项问题。这为实现社会治理精准化奠定了基础。
  找准“小切口”是基础工作,做好社会治理的“大文章”,还要在党建引领、专业化、智能化等方面下功夫。绥化建立了由党委政法委牵头,民政、组织等部门配合,相关部门共同参与的新型领导体系,让基层社会治理工作有了主心骨,在纷繁复杂且多变的各类社会问题面前,能够充分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整合资源、集中力量,有效解决问题。
  在专业化方面,绥化将有一定专业优势的社会力量纳入专职网格员选拔范围,严格设置网格员管理事项,确保让专门的人干专门的事,让干的事都能干得好。在智能化方面,针对基层事务“散、杂、细、多”实际,绥化通过创新“互联网+社会治理”“网格+网络”服务管理模式,使干部与群众能够“全天候、零距离”沟通联系,实现了“互联网+社会治理”“网格+网络”服务管理,提高了基层社会治理的精细化、精准化水平,增强了基层社会治理的效能。
  基层社会治理是系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绥化的经验告诉我们,要充分发挥我们的制度优势,通过科学的制度设计,有效运用各类技术手段,“小处着手,大处着眼”,结合本地实际,把中央有关社会治理的决策部署落细落小落实,真正做好基层社会治理这篇“大文章”。